当前位置:红书小说>书库>网游竞技>火影之千叶传说> 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对话

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对话

    “一个月啊,这一个月,真的能够太平无事吗?”
    放下一卷一卷不知道哪里来的卷轴,灯光之下,羽田一叶的脸色,带着微微的无奈之色,口中喃喃自语。
    “嗯?”
    而也就在这一声喃喃自语之后,他的眼睛却猛地一睁,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到的?”
    然后,下一秒,他就微微吸了口气,沉声说道。
    似乎,是强压下了心中某种情绪。
    “看来,你这情报收集工作做的相当到位啊。”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话音刚落,他的身后就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此时此刻,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着一个人,一个银月黑袍人。
    “不然,在草隐村这段时间也太无聊了。”
    对此,羽田一叶不咸不淡的说道。
    言辞之中,已然是已经彻底的平复了心情。
    “哦?是吗?”
    闻言,身后的银月黑袍人却是不置可否,如是说道。
    “不说废话了,突然过来干什么?”
    对此,羽田一叶却似乎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回过头来,看向这个银月黑袍人,开口说道。
    “貌似是你先联系的我吧。”
    而听到这话,银月黑袍人先是顿了一下,随后开口道。
    “呃……”
    对此,羽田一叶微微扯了一下,目光移到了自己放在桌子上,埋在文件堆里的那五个封印胶囊嘴角我微微扯了扯。
    好像是自己联络他的来着。
    “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看来这五个封印胶囊真的非常重要啊。”、
    然后,仿佛是掩饰尴尬一般,羽田一叶一边翻开文件,将五个封印胶囊交给了银月黑袍人。一边开口道。
    “……”
    对此,银月黑袍人选择了沉默,只是默默的将五枚封印胶囊彷如宽大的袖子中,并没有说什么。
    “说吧,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估计这段时间,不,是这些年来,雨泽和宗弥,乃至相当一部分草隐村的高端战力都在忙活这件事情吧?”
    而看着银月黑袍人不说话的样子,羽田一叶却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跳过这个话题,开口道。
    “难得啊,你居然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对此,银月黑袍人缓缓的在羽田一叶的床边坐下,似乎对现在的羽田一叶颇为感兴趣。
    或者说,是对在意这件事情的羽田一叶相当感兴趣。
    “啊?是吗?我一般对自己处理的事情,都相当的在意。这件事情,雨泽既然将这五枚封印胶囊交给了我,那么,这也算是我处理的事情吧。”
    闻言,对于银月黑袍人的话语,羽田一叶如是开口道。
    “嗯……这件事情,该怎么跟你说呢?我交给雨泽去办的这件事情,也就是这五枚封印胶囊,的确是很久以前就定下来了的事情,雨泽和宗弥也一直在为这件事情奔波。算算时间,应该是十多年前吧。我离开木叶后,第一次到草隐村的时候的事情。”
    对此,银月黑袍人似乎对羽田一叶的问题并没有回避的意思,如是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让我呆在草隐村,真正的目的,一来是借着草隐村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其次,是给雨泽打掩护是吗?”
    闻言,羽田一叶眼中闪过了一丝狐疑之色,开口道。
    “嘛……就结果而言,或者说,因为雨泽的操作,的确是有打掩护的意味在里面。”
    对此,银月黑袍人也不否认,如是说道。
    “你这责任是撇的干净。”
    闻言,羽田一叶眼睛半眯了起来,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脸色上基本上就是“什么雨泽的操作,完全就是你的用意吧,为的就是让雨泽少在保守秘密这方面费心思,一心一意的为你办事”的脸色。
    “呃……”
    而听到这一生,看着羽田一叶的模样,银月黑袍人悄然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
    看上去,颇有几分心事被看出来的心虚。
    也的确,羽田一叶是在很大程度看出了他的心思,不过事实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至少,将羽田一叶派遣到草隐村,其实并不完全是他的意思。
    当时,他在九尾之乱之后,离开了木叶,但是离开之后,他却又生出了一种整个忍界没有容身之所的感觉,虽说和木叶还有不少羁绊,但是失去了最重要的那些人之后,即便是木叶,在他的心中也黯淡失色。
    而因为终究是要去雨泽他们那边一趟的,日向雪鹰的死讯,终究是要告诉雨泽他们的。
    而到了雨泽那边之后,在雨泽他们的真心相待之下,久违的,他再次感觉到了温暖。
    也算是互相舔舐伤口吧。
    当时,他也没有想到,听到日向雪鹰的死讯之后,雨泽他们会那么悲痛,如果不是自己在那边留下一段时间,让他们多少感觉到一些慰藉的话,他都无法想象,雨泽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
    尤其是和音,他几乎无法想象,那段时间,她和日向雪鹰发生了什么,在得知了日向雪鹰战死的消息之后,和音几乎不眠不休,粒米未进,一直到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昏过去。
    后来,也是不断的劝说,她才振作起来。
    而在那段时间,他也终于想明白了,想明白了一切,也策划好了一切。
    也就在想明白策划好了之后,他决定离开雨泽他们,也私底下将这件事情交给了雨泽和宗弥。
    因为考虑到和音的状态,他最终还是让雨泽和宗弥瞒着所有人,尤其是和音。
    而后来,雨泽他们入主草隐村,在一次定期联络之后,雨泽提出了要求。
    当然,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是要求。
    应该算作是表明己方的困难,因为入主草隐村,已经成立了家族的他们,即羽田一族,人手不够了。
    尤其是还要瞒着和音以及其他人,乃至整个草隐村,雨泽虽然有宗弥从旁辅佐,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最后,商量之后,才将一叶,也就是现在更名羽田一叶的这个少年安排到了草隐村。
    一来,一叶的才能毋庸多说,能够给草隐村带来相当多的便利,缓解当时草隐村的危机,而事实上一叶也的确是担负起了责任,为草隐村做出了相当的贡献,也成功的缓解了雨泽所面临的最巨大的财政压力。
    二来,就和现在一叶说的那样,故意不说明是雨泽要来的人,让整个村子怀疑这个家伙,但是又营造出没有这个家伙不行的状态,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的,其实安排一叶,也就是羽田一叶,并不仅仅是这个银月黑袍人的想法。
    某种意义上,应该算作是雨泽和银月黑袍人共同的想法。
    只是,因为了演戏逼真,雨泽也陷入到了某种“怀疑”羽田一叶的情绪中去罢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雨泽真的是怀疑羽田一叶,毕竟,虽然这件事情是他找的银月黑袍人,却也是的确,他不知道这个羽田一叶的底细,这个银月黑袍人也没有跟他说。
    考虑到随着雨泽在首领的位置上做的越来越久,得到的作为上位者的历练也越来越久,让他的心态产生变化,看问题的角度也变得更加全面,完全有理由怀疑一叶。
    这无关个人和私人的感情。
    虽说私底下他们仍旧是能够肩并肩背靠背的战友,在立场一致对外的前提下尤为如此。
    但是,银月黑袍人毕竟是木叶一方的人,至少立场上,哪怕银月黑袍人背叛了木叶,恐怕整个忍界也不认为这个银月黑袍人会站在除了木叶以外的任何立场,仍旧会把银月黑袍人当成木叶一方的人,这一点,恐怕雨泽也是和忍界其他的忍村势力一样的想法。
    而雨泽也毕竟是草隐村的首领,不管对草隐村感情亲疏问题,既然已经是草隐村的首领,那么更加是绑在草隐村立场上的人了。
    从立场上来看,银月黑袍人终究是木叶的人,而雨泽毕竟是草隐村的人,站在村子的立场上,这种银月黑袍人安排了个不知底细的人,然后,雨泽作为草隐村的首领怀疑,哪怕是自己“请”过来的,这种怀疑都是合理的怀疑。
    如果没有这层怀疑,雨泽作为草隐村的首领,恐怕是有点不够格的。
    至少,在看问题的高度上,还不够格。
    “也罢,这件事情,我就不问了,关于这个封印胶囊。”
    而这个时候,看着眼前的银月黑袍人,虽然兜帽下看不到表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情银月黑袍人是不可能告诉自己的,羽田一叶很清楚。而只要是这个银月黑袍人不想告诉的事情,那么,整个忍界恐怕都找不到人能让他说出来。
    这里,也没有必要寻根问底。
    “谢谢。”
    对此,银月黑袍人表示感谢。
    这件事情,还真的是连一叶都不能说的。
    甚至,严格意义上来说,雨泽和宗弥也是不能再知道了。
    只是,对于羽田一族,这个除了木叶之外,第二个让自己感受到温暖,并且陪伴着他走出那段最黑暗的日子的伙伴们,他下不了手,只能承担这部分的风险和产生变数的可能性。
    况且,羽田一族帮他办妥这件事情,或者说,帮他办这件事情,已经帮了他很大的忙了。
    这十多年来,他是以寻找和监视并且牵制宇智波信彦的理由离开木叶的,而事实上,他寻找和监视并且牵制宇智波信彦,宇智波信彦也在寻找和监视并且牵制着他。
    这是双方面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又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知道的,而且还要瞒住宇智波信彦那样的情报网络,如果他亲自去做这件事情的话,恐怕还没开始做,就已经被宇智波信彦发觉,而只要宇智波信彦发觉,以宇智波信彦的能耐,恐怕这件事情就不用做了。
    做了也注定失败。
    而即便现在是羽田一族在做,而且知道详情的只有羽田一族的雨泽和宗弥,其他人都被瞒住了,看宇智波信彦的样子,仍旧是知道了一些风声。,
    并且,暗暗的推测出,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不然,现在也不会再一次提出当初的那两个条件。
    显然,是知道他已经准备妥当了,那最终之刻已经不远,所以才来最后一次谈判。
    不然,没有羽田一族办成的这件事情,宇智波信彦是不可能放软姿态的。
    尤其是,自己当初就已经拒绝过他一次的情况下。
    “那么,可以告诉我,是不是现在,你和草隐村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还是说,你还要因为彼此的感情因素,继续庇护草隐村?”
    而这个时候,羽田一叶不客气的话语却是突然响起。
    言辞之间,羽田一叶却是已经严肃了起来,大有这件事情如果你不老老实实回答的话,那么,接下来你托我办的事情也休想办到。
    “什么意思?”
    对此,银月黑袍人微微一怔,随后开口道。
    语气之中,已然严肃起来了。
    似乎也知道,羽田一叶是来真格的。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要做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会对草隐村,对羽田一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和木叶结盟这些事情,包括保守结盟的秘密,但是又提高他们的待遇,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吧?事实上,你现在应该已经获得了木叶的大权,以三代火影对你的信任,怕是这次中忍考试,你的话语权比重,比三代火影还重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闻言,羽田一叶眉头一皱,脸上却是已经泛起了丝丝怒意,似乎对眼前的银月黑袍人相当的不满意。
    或者说,对银月黑袍人在木叶和草隐村结盟这件事情上的处理,相当的不满意。
    果然……
    而听到这一声,银月黑袍人心中忽的闪过了这么一个早有预料的念头。
    “哦?你原来这么在意草隐村啊?”
    不过,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是,明面儿上,他仍旧是没有表现出什么。
    “如果我不会在数年后这么在意草隐村和羽田一族,你会放心把我留在草隐村吗?”
    对此,羽田一叶轻哼一声,却是相当不屑的开口道。
    “……”
    而听到这句话,银月黑袍人似乎一窒。
    随后,沉默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